您好,请 登录注册
当前位置:北京赛车pk拾6码计划 > 青春|言情 > 都市言情小说 > 醉爱成瘾:总裁宠妻超给力 > 正文 > 第23章 有夫之妇
第23章 有夫之妇



更新日期:2018-11-23 + 放大字体 | -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:

戚吾尊嘴角微微抽动,明白这是千允儿处心积虑设下的局。

只能迈步,往会所里走去。

千允儿满意地跟上。

看着他们两个一前一后走进别墅里,大家都开始疯狂地讨论。

“那不是司立新的太太吗?她好像跟三爷很熟的样子,司立新都不吃醋的吗?”

“吃醋有什么用?谁不知道司太太城府极深,把司立新迷得团团转?!?/p>

“啧啧啧,真是世风日下。她就算城府再深,作为有夫之妇也不能在公开场合给别的男人系领带吧?”

“这就是她的高明之处啦,越是公开场合,越是显得她心里坦荡啊。再说了,戚吾尊这样的男人,是个女人都会想要的啊。她有想法也很正常?!?/p>

“可怜了司立新了,原配老婆孩子才死了三年,头顶已经是大草原了?!?/p>

“……”

往事,一幕幕在闵旻的脑中重放……

母亲总是对着电视里风光无限的父亲叹息、父亲一言不合就对母亲打骂、千允儿带着儿子上门来耀武扬威……

当整个世界被议论声填满,闵旻胸中爆炸了:不行!再这样下去,戚吾尊必定会重回千允儿身边,司家的产业也会全盘落入千允儿手里。谁知道这个女人还有什么野心,要害多少人才能满足她的欲望。

现如今,她只有想办法撬开戚吾尊的嘴,把司明明的身世弄清楚,才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可戚吾尊这个阎王爷,连千允儿的名字都不准自己在他面前提……要怎么样才能让他说出真相?

到底要怎么样……

闵旻闭上眼沉思,耳畔传来两个年轻女人的议论。

“你说,三爷和司太太他们两个到别墅里去做什么了?”

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还能做什么?”

“不会吧……那么开放啊……”

“干柴烈火,又都喝了酒……你没看见司太太胸前的沟???啧啧啧,摆明了是来勾引三爷的!”

闵旻猛地睁开眼,指着这两个人的鼻子狠狠道:“都闭嘴!”

两人惊恐地盯着闵旻。

“看我干嘛?!该干嘛干嘛去!”

正好身边有个waitress过来递酒,闵旻拿起她盘子里的一杯香槟一饮而尽,便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Waitress收起闵旻喝完的酒杯,退到门外,向不远处车里的那姝示意。

那姝满意地点头,按下支付宝的转账按键。

“闵旻,你不仁,就别怪我不义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陆良野作为酒会的主办人,看着他们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,眼睛都直了。所有宾客都必须有邀请函才能来参加酒会。千允儿在戚吾尊这里是个大忌讳,他自然不会给她邀请函。

这会儿,他只能朝秘书邵可可发脾气:“赶紧把公关公司的负责人给我找来!看看千允儿到底是怎么拿到邀请函的!”

邵可可一身黑白两色的职业装,拿出ipad利落一翻:“不用找了,她是甜甜小姐请来的?!?/p>

“甜甜?怎么会是她?”陆良野想不出她怎么会与千允儿这样的女人有交集。

邵可可合上ipad,推了一下黑框眼镜:“甜甜小姐思想单纯。如果司太太是故意要来参加您的酒会,创造与三爷‘偶遇’的假象,最便捷的方法就是通过甜甜小姐?!?/p>

陆良野讨厌邵可可每次都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,并且语气就像机器人一样。

正好甜甜也从楼上下来了,手里拿着粉色的车钥匙:“Honey!我最亲爱的小陆陆,你最好了!”

说完就要上来亲陆良野。

陆良野一反常态,将她推开:“你为什么要让千允儿来参加我的酒会?”

甜甜被陆良野一说,立刻红了眼睛:“陆陆你怎么了嘛……你不是说过我可以随便邀请我的朋友过来嘛……千千她是我上个礼拜认识的好朋友嘛……”

陆良野深吸一口气,还是没忍住怒气:“千千?千你个头!邵可可!把这个女人给我送走!越快越好!”

“陆陆!陆陆!你不要甜甜了吗?”

“甜甜小姐?!鄙劭煽擅嫖薇砬榈叵虮0舱惺?,“你可以走了?!?/p>

“不!我不要!”甜甜哭喊着。

邵可可当着她的面翻了个白眼:“放心,陆少送出去的东西是不会收回的?!?/p>

“……”甜甜立刻握紧了手中的车钥匙,“那……那好吧……我走……这样的男人没什么好留恋的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会所的顶楼。

千允儿与戚吾尊面对面站着,一个在风中妖娆地笑着,一个铁着脸一句话不说。

千允儿点燃一支烟,默默吸到最后一口,吵戚吾尊吐出一口浓重的烟雾:“十二……”

“不要再叫我十二!”戚吾尊截断了千允儿的话,“我早已不是你的十二。有什么事快说?!?/p>

“你就这么不想见我吗?”千允儿楚楚的脸上有一丝失望,但很快便重新打起精神,“别那么倔强了,这些年你一直单身,连个女伴都没有。难道不是因为心里有我的关系吗?”

她走到戚吾尊面前,伸手想要抚住他的脸。

戚吾尊捏住她的手腕,扔地老远:“司太太,别自视过高。我单身只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人?!?/p>

“还有比我更合适你的人吗?”千允儿笑了,却笑中带泪,“还记得大学里,我们一起上课、一起自习,一起回到租的小公寓里。周末,我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里的泡沫剧,你会躺在我腿上看书,你会说,阳光真好。我会说,有你才好……”

“你别说了!”戚吾尊眉头一蹙。

千允儿的话触到了他记忆力的痛点……

的确,那时的他们,青春年少,有情饮水饱。

但这一切,都被毕业时千允儿决绝地离开打破了。

“如果你是来跟我旧事重提的,我劝你死了这条心。我不会再跟你有分毫瓜葛?!逼菸嶙鸲似鹗直叩谋?,一饮而尽。

“是吗?”千允儿眉头一挑,“可惜,你没得选?!?/p>

“什么意思?”戚吾尊听出来她话里有话。

千允儿妖娆挪步至他面前:“你是闵家的人,你二哥死的那么惨,你难道不想为他报仇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