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四月二十日

时间:2018-11-22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李佩甫 点击:
城市白皮书(全文在线阅读)   >   四月二十日
 
  魏征叔叔的话:
  脉跳这个词儿你懂么?不,不对,这是浅一层的,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。
  城市是由一道一道门组成的,城市里等级森严,城市里有很多法规,这个法规就是门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门是关着的,门关得很严,锁得很死,有些门看上去是永远无法打开的。
  但是,你只要摸准城市的脉跳,你真正摸准了,就会像那个阿里巴巴一样,喊一声:芝麻,开门吧。门就自动开了。无论多少门,都是一样的,必开。
  有一个前提,你必须先变成一条蛆,这是蛆的哲学。这怎么能是谝呢?哲学你不知道么?我告诉你,哲学就是明白学,我给你讲的是城市明白学。你好好听吧。
  是啊,三天,我说过三天。在城市里办这样一件大事,你觉得三天够么?三天当然不够。你猜猜我用了多长时间?实话告诉你,我用了七天,这在西方怕也是火箭速度吧。我说三天是诱他呢,我不说三天行么?开始的时候难度很大,可以说非常大。先是我必须得有一个挂靠单位,挂靠单位是至关重要的。在城市找挂靠单位,必须找有架式的,架式必须大。这实际是找一把伞,伞不大,能挡雨么?我分析过,有两种单位是可以挂靠的,一种是行政机关,一种是事业部门。挂靠行政机关要困难一些,不是因为别的,主要原因是,凡是掌握一些权力的部门,能人太多,勾心斗角就特别地厉害,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把手,一研究就是半月,叫你磕不完的头。一把手说行,二把手准说不行,还有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,要对付的人太多。
  没有利益的时候倒还好说,一有利益一拥而上,叫你吃不了兜着走。事业部门相对来说好一些,事业部门单纯,特别是那些穷单位,没有实权的单位,做学问的多,好对付。我先到文教局去了一趟,我确实是去了。在门口我先给看门的递了一支好烟,就跟他闲聊。聊着聊着,我心里说,罢了,罢了。这里总共没有多少人,却有六七个局长,一个正局长,六个副局长,你说能行吗?
  这样的单位什么事也干不成,好事坏事都干不成?;毓防?,我就看见文联了,文联夹在城市的街缝儿里,一个很破的很不起眼的院子。心说,就攻它了……
  我这个人别看如今在生意场里混,过去也是投过稿的,年轻时给杂志投过稿。那杂志就是文联办的,所以我对文联还是比较熟悉的。我先是在文联找到了一位编辑,这个编辑仅是早些年见过一两面,影影绰绰地记得他姓鲁。(我给你说编辑是不认人的,大凡当编辑的都不认人,一是见的人多,记不住,二是他们常年坐在屋子里看字,认字不认人。)所以我还特意准备了个小稿,是我头天晚上赶出来的,这个小稿就是我的介绍信。你记住,去这些地方,拿一篇小稿就是介绍信。他们是在二楼办公的。
  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屋子里坐着三个人,事隔多年,我已经把姓鲁的面目忘了,我不知道哪个是姓鲁的。这时候不能迟疑,一迟疑就露怯。我就装作很随意地喊了一声,我说:鲁编辑,忙呢?;耙宦湟?,三个人全都扭过脸来了,我还是没把姓鲁的认出来。他们看上去年岁都差不多,两个男的一个女的,女的自然不是,可两个男的看上去都很暮气,看字的人暮气。我就又说:
  鲁编辑,我来送个小稿。这一说,有两个人把头扭回去了,只一个戴眼镜的看着我。这不用说了,他就是姓鲁的。他看看我,一时认不准,他也弄不清是不是熟人,连声说:你、你、你……说着,又赶忙拉过一把椅子,坐,坐……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。我就坐下来,给这人递上一支烟。我告诉你,这不是敬烟,是递,敬和递是有差别的。这是个气度的问题,是大器和小气的问题。别看让烟,让烟也是有学问的。而后我又从兜里掏出三包红塔山,一个桌上扔了一包。这一扔三个人都慌了,一下子热起来。我给你说,在城市里,最牛气的是报社的编辑,最穷气的是杂志的编辑,我只用三盒红塔山就把他们给打了。鲁编辑马上说:稿子呢,稿子带来了么?我从兜里掏出那篇连夜赶出来的小稿递他。他翻了翻有些为难地说:我们这儿不短稿,你是不是……我说:我不是为了表,我是送来让你们给看看,提提意见。老鲁马上松了一口气,说:
  好,好,放这儿吧,抽时间我给你看看……接着我又说:不知老师们中午有空儿没有?坐在对面的王编辑很热地问:有啥事儿你说吧。我说:也没啥事,想请老师们吃顿饭……那眼,你看那眼,一个一个的慢慢就亮了。推辞是自然的,但那是假推辞,这我还能看不出来么?
  这一顿饭,才花了一百多块钱,我就办成了一件大事。在饭桌上聊事氛围好,会聊的,十有**能成。酒喝到半瓶的时候,鲁编辑红着脸说:看样子你是财了吧?我笑笑说:也没啥财,有俩小钱,不多……王编辑接着说:口气不一样嘛,我看你是了。我又笑笑:不多,不多,吃饭还够,也就是个四五十万吧……这一说,一个个勾下头去,没人说话,谁也不说话,那形看上去是特别痛苦,就像他们的女人一个个都被人污辱了一样。鲁编辑捧着头说:杂志穷啊,杂志太穷了……
  王编辑马上说:你、你能不能给我们搞点赞助?你要是能搞点赞助,我们把稿子给你、给你改改了……这时候,我就开始下饵了。我说:我不急着稿,水平不行,一篇两篇也没用。要说钱,还有,也很想给老师们弄点,老师们太辛苦了。不过,得有个名堂哇,想个啥名堂哩?也叫我有个交待……这样一说,鲁编辑说:对对对……王编辑说:不要多,五、五、五千就行。我说:给就是给的,五千太少了,只要有个名堂……这时候我才知道,鲁编辑是副主编,鲁编辑已经熬上副主编了。鲁编辑说:你说吧,你说啥名堂。啥名堂都行。我慢声说(这时候是不能急,饵得下得稳):这事儿,得看是长效短效。要是一次,名堂不名堂都不要紧。要是每年都给,怕是得有个正当的理由……鲁编辑说:要啥名堂,你说了。这时王编辑插了一——我就是等这句话呢,我等了很久了,要的就是这句话——他说:你干脆挂靠我们这儿算了……当时我没有吭声,我停了一会儿,等到他们都眼巴巴望着我的时候,我才说:这法儿,要说也行。我正打算在这儿办个图书行公司,要说也算是对口吧?这样一年给你们弄个一万两万,也名正顺。王编辑说:好哇,一为定,对口,很对口……鲁编辑到底是当头的,他说:那你要啥条件?我说:啥也不要你们的,只要你们盖一个章,盖一个章就行了,这很简单。其实并不简单,这里边还有很多事,但你得这么说。鲁编辑说:怕是得立个合同吧?我说:那是,赔赚不要你们承担任何损失,这都写上……接下去事就好办了,一共用了两小时四十七分钟,我把挂靠的事办了。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你知道不知道这是为什么?不知道吧,我想你也不会知道。你还没有活到这个档次。我告诉你,有一种东西已经渗进人的细胞里去了,渗进了每一个人的细胞,挡是挡不住的,谁也挡不住。不明白吧?说了你也不明白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